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天津日报】造雪工:滑雪场里的“魔术师”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数 130  更新时间:2015-12-27 10:10:59  文章录入:admin

寒冬里,不少滑雪爱好者热衷于在雪地里尽情享受滑雪运动的乐趣,然而,天津的雪期并不长,为了确保雪质、雪量,许多雪场采用人工造雪的方式弥补雪量的不足。因此,在滑雪场中有一批造雪工,他们每天辛勤工作,为的是让游客能更好地享受滑雪的乐趣。

  滑雪场造雪的时间一般都在夜里,从下午5点开始,直至第二天早上8点结束,因为这个时间段气温最低,造雪机能充分发挥作用。多年来,为了这份工作,于师傅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夜猫子”。

  一个寒冷的早晨,记者来到蓟县玉龙滑雪场,上午10点不到,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游客。尽管前一天晚上并没有下大雪,但滑雪场仍旧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工作人员说,这些比天然雪还纯净的人造雪是前天夜里人工造雪的结果。

  49岁的于志金是滑雪场经验最丰富的造雪师傅,他已经在滑雪场工作了12年。

  由于长期在寒冷的户外工作,于师傅的脸通红,一双大手粗糙且长满了老膙。相比游客滑雪的轻松惬意,造雪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于师傅告诉记者,滑雪场造雪的时间一般都在夜里,从下午5点开始,直至第二天早上8点结束,因为这个时间段气温最低,造雪机能充分发挥作用。多年来,为了这份工作,于师傅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夜猫子”。

  玉龙滑雪场的造雪季从每年11月末开始,至转年3月中旬结束,持续大约4个月时间,每到滑雪场开业时,更是造雪最忙碌的日子,于师傅和同事会连续两昼夜不停地工作,而他干脆就住在滑雪场里。“曾经的老式造雪机噪音大,晚上造雪,白天回到村子里,很多人跟我反映吵得睡不着,后来我们就想办法,比如后半夜才开始造雪,另外造雪时尽量在建筑物或山的遮蔽之下工作,以降低噪声。很多时候,为了将造雪机移动到合适的位置,需要人力推拽这些笨重的大家伙。”于师傅说。

  每天夜里站在山坡上造雪,于师傅和同事每两个小时一换班,可依旧被冻得直打哆嗦,穿上羽绒服也不保暖。对此,于师傅轻描淡写地说:“刚来工作的时候不习惯,过几天就适应了。”

  于师傅说,造雪的“工作宗旨”是“越冷越得出去”。最佳的造雪环境,要在室外温度达到零下8摄氏度、空气湿度较小时为好,这种天气就是老百姓俗称的“干冷天”。如果户外温度过高或湿度过大,比如雾霾天气,造出来的就是水或者雾,根本形成不了雪。

  有些人认为人造雪是通过一些粉末起化学变化而成的,这完全是对造雪工作的一种误解,其实造雪机造雪的过程完全是气和水融合的物理过程。具体说来,水通过水管进入造雪机,造雪机内的空气压缩机将水压缩成近似冰晶又像雪的物质,通过风机将其吹到十几米高,遇到外界低温之后落到地上就变成了人造雪。这样的雪颗粒细小、密度大,就是人们常说的“瓷实雪”,既不会像天然雪一样松软,人踩上去容易下陷,更不会发生的雪崩危险。

  造雪的时候,工人们将冷水注入造雪机,再将圆形的敞口风机摇到与地面形成的最高仰角,开动机器,风机向外吹雪,能吹起十几米高,在清晨的朝霞映照下,显得蔚为壮观。

  于师傅的家在玉龙滑雪场附近一个叫洪水庄的村。

  于师傅说,2003年来玉龙滑雪场工作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荒山。在他和同事们的努力下,如今这片荒凉之地成了人们冬季休闲游乐的好去处。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这座天津市首家滑雪场已经成为拥有初级滑道、中级滑道和雪圈道等设施的现代化滑雪场,可容纳千余人同时滑雪。为了保证滑雪场正常运转,造雪机功不可没,为了能让它们每天都造出高质量的雪,于师傅经常会对其进行检修。造雪机里有一个过滤罐,用来过滤水中的沙土,于师傅经常会将过滤罐卸下来清理一番。每次造雪,他和工作人员都要守在造雪机旁,因为造雪机的输水管道与加压泵相连,水压很大,水管一旦出现崩裂,需要及时处理。

  平日里,每天都在滑雪场工作十几个小时的于师傅很少有时间放松下来滑一滑雪,他说,由于这两年上了年纪的缘故,人变得不热衷运动了,另外也是因为工作忙,根本顾不上玩

  如今滑雪场使用的两台造雪机是进口产品,价格昂贵,一旦出现故障维修起来很麻烦。来到滑雪场之前,于师傅从未接触过机械知识,这些年的工作中,通过摸索和实践,他渐渐成了造雪机的修理专家,甚至其中一些需要更换的小零件,他也能自己做出来。

  于师傅回忆,有一次,造雪机中的出雪喷嘴出现故障,他便将造雪机拆开研究其中构造,“拆开之后我研究了好几天,发现这些喷嘴结构非常精密复杂,每一个喷嘴的角度都不相同,它们并不是用普通加工机械的车床制作的,而是用激光设备加工的。于是,我们在天津范围内寻找,最后找到了一家可以用激光加工零件的单位,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事实上,在滑雪场造雪不仅是个累活儿,更是一项需要责任心的工作,尤其是每年春节过后,天气渐渐转暖,白天雪会融化成水,到了晚上这些水又会结冰。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第二天游客滑雪的时候就容易摔伤。玉龙滑雪场的王经理说,如果没有新鲜的雪做补充,游客或许根本看不出来,但是危险系数就会增加,因此,为了保证每天都有新雪,于师傅和同事们不仅夜晚要工作,在不适宜造雪的日子,他们还会连夜用犁式压雪车将雪面上的雪团和薄冰打碎,将雪面下的雪翻到雪面上,保证雪面上有20厘米的松软雪。

  平日里,每天都在雪场工作十几个小时的于师傅很少有时间放松下来滑一滑雪,他说,由于这两年上了年纪的缘故,人变得不热衷运动了,另外也是因为工作忙,根本顾不上玩。

  “最初来滑雪场时感觉很新鲜,平时在室外干活时听滑雪场教练教学员,怎么滑、怎么刹车,自己就记在心里,到了傍晚,游客都快走光了,自己也穿上装备在雪地上滑一滑,觉得滑雪并不难,挺好学的。”说这话时,这个朴实的汉子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

  本报记者 肖明舒 实习生 王宝莹 摄影除署名外 实习生 王宝莹